上海芭蕾舞团复工:戴着口罩练习
来源:上海芭蕾舞团复工:戴着口罩练习发稿时间:2020-03-31 09:44:19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韩国应对新冠的举措

百度被称为互联网界的 “黄埔军校”,一直在给其他互联网企业输送人才,2019年也一如往常。 京东也成为了新的人才输出大户,华为、美团点评、滴滴出行和搜狐搜狗等,都是京东人才流向的主要公司。

最近,疫情已经在欧美等国大面积暴发,与各国纷纷出台边境封锁或禁止外国人入境措施相比,韩国只是强化了入境检查。在近日举办的G20视频会议上,韩国总统文在寅还呼吁即使各国采取入境限制措施,也应赋予那些持有健康证明的商务人士跨国移动自由。

在MERS疫情之后,韩国痛定思痛,大力改革公共卫生管理制度,而且针对MERS疫情时信息不透明问题颁布《公共卫生信息公开法规》。同时,以保健福祉部为首,各地、各医疗机构以及相关协会都纷纷发布“MERS白皮书”,总结MERS的应对教训。其中,保健福祉部的白皮书还制定了针对公民、医疗机构负责人与医生、保健福祉部与疾病管理本部、地方政府与议会、媒体等其它相关部门与机构等各个主体的传染病行动要领,以期提高个人认知以及社会共同认知,改变韩国社会普遍长期存在的“责任回避模式”。这些举措使韩国在此次应对新冠疫情时具有了迅速的反应能力。

2019年,拼多多也是黑马般的存在。数据显示,拼多多的人才来源前三位都是大厂,分别是腾讯、阿里和京东。 脉脉大数据显示,自2018年字节跳动便成为百度和腾讯人才的去向之一;2019年则与AT两家组成新的BAT人才库。

最后,疫情蔓延,旅游业受挫,国际形象受损。由于韩国未能在第一时间阻断病毒造成扩散,国内旅游业受到严重打击,内需也大幅萎缩,经济几乎濒临“准战时状态”。同时,由于韩国MERS疫情持续扩散,外媒报道加重了各国民众的“恐韩”情绪。各国游客相继取消赴韩游,商务人士也纷纷取消访韩计划,重挫韩国旅游业。此外,少数韩国公民在疑似感染和与感染者有密切接触的情况下仍去国外旅行,其行为也使韩国国家形象受损。

从巴黎飞首尔的中国人:隔离期出门最高罚300万韩元

对互联网人转行所选的金融业公司进行分析发现,选择人数排名前五的公司,均为中国平安与中国人寿旗下公司。保险行业在2019年涌现大量人才需求。互联网人去往保险行业,更多也并非简单卖保险, 而是“互联网+保险”的结合。

当然,韩国的疫情也是经历了大暴发后才又重新得到控制。韩国在前期严防死守1个月内只有30例病例,“新天地教会超级传播事件”使形势急转直下,这也暴露了韩国防疫不足的一面。

2019年就业竞争度最高的岗位前两名都是设计师岗,分别为UI设计师和视觉设计师。而算法类岗位的就业竞争度最低,行业人才基本仍处于供不应求阶段。相比而言,运营岗被普遍认为是门槛较低的岗位,面临更大的淘汰压力。